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投稿信箱        
 
 
menub
   
 
最近更新
班级之窗
校友报刊
题词贺信
编读互动
 
 
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南通中学>> 通中人>> 师者风范>> 名师简介
记南通中学百岁校友邓宗觉先生
添加日期:2016年02月18日 作者:2013届高中校友 达 锬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繁體中文

 

江左赤子的江右情怀

——记南通中学百岁校友邓宗觉先生

 

阳光照耀在南昌大学青山湖校区的教工宿舍楼上,显得格外的亲切,这是自然留下的印迹,也是留下时光的印迹。在这座普通的专家楼里,居住着在江西生物学界泰斗、著名生物学家邓宗觉先生。百年的悠悠岁月,现在只剩下了平静安详。他是目前南通中学最年长的校友之一,他见证了江西生物领域漫漫的发展历程,也见证了建国以来66年教育的沧海桑田。

一、江左少年  结缘江右

1916年,邓宗觉先生出生在江苏南通一个大家庭中。在那时的南通,既包含着跳动着时代的脉搏,也蕴含着浓厚的古风。在清末状元张謇的努力建设下,已经成为了中国近代第一城(吴良镛语),毗邻上海,滨江临海,可以说初见气象了。虽然已经开始了近代化建设,但小城南通仍然保持着它的肃穆与安详。与十里洋场不同,这里依然是“衣冠简朴古风存”。对于邓老师来讲,这里的意义纯粹属于故乡。

 

笔者(左中)采访邓宗觉先生

1928年,邓老就读于中央大学区立南通中学(后更名江苏省立南通中学)。那时的南通中学是当时苏中苏北地区重要的学府,为清末实业家张謇先生所创办,位于南通城之北。前望淼淼濠河,后临天宁古刹。那时,学校汇集了朱东润、胡风、姜亮夫等一大批在学术史上影响巨大的的学者。欧风美雨伴随着暮鼓晨钟,这种穿越时代的交错让20岁不到的邓老最早理解了中西合璧的内涵。课堂上,白发苍苍的理学家徐昂让他们背诵儒家经典,而新派老师更有会让他们阅读鲁迅和胡适,或者回忆几年前美国实用主义哲学大师杜威来校的情景。在这种浓浓的学术氛围下,1934年,老师高中毕业,考进了国立中央大学。

国立中央大学(今南京大学)是民国最优秀的学府之一,位于当时国民政府首都南京,汇集了一大批优秀的学者。老师考入了生物系,这是在中国刚刚建立起来的学科,因此也汇集一批中国生物学的奠基人。让邓老印象深刻的是植物课的老师:一堂课上,一个留着八字胡、面目清瘦的中年男子正在讲解生物,他戴着眼镜。十分斯文、风度很好,夹杂着英文、拉丁和古文。他叫胡先骕,是国立中央大学的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他后来的一个身份是国立中正大学的校长。相信此时的邓老不会想到,自己今后将会与这位先生和这所学校结下不解之缘。

很快,抗日战争爆发,1937年底,老师随校西迁至山城重庆。1938年,23岁的老师大学毕业,那时正值日寇侵华,一个文弱书生,最好的选择还是留校任教。于是邓老选择了留在国立中央大学担任教职。象牙塔的岁月往往会让人忘记里时光。就在邓老伏案苦读的时候,1949年到来了。

 

邓老(右六)缅怀先师胡先骕先生

1938年到1949年,这中间中国发生了什么,无需多言。对于学人,他们的人生与这段历史相比或许无足轻重。但是或许能给我们看到历史的另一面。在整个中国即将迎来转折点的时间段中,老师迎来了自己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这还要从刚才提到的胡先骕先生讲起。

1940年,经江西各方面努力,国立中正大学建立了。胡先骕先生成为了第一任校长,并亲自建立生物系。1944年,由于《民国日报》事件,胡先生结束了自己的校长生涯。但是对于中正大学,胡先生一直十分关心。1949年。由于战火纷飞以及国民党金融改革的失败,国立中正大学生物系已经没有多少老师了。在这个情况下,中国动物学奠基人、邓老师的导师秉志院士和陈义先生认为邓老师专业素质过硬,又是与胡先骕先生相识,就将他推荐到了国立中正大学。

老师到达江西的时候,南昌已经解放,国立中正大学改名为国立南昌大学。几个月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没想到,这一调动就是整整66年。老师,一个江左赤子,开始了自己在江右工作的生涯。

二、与共和国同龄的江西情怀

江西,自古都是天下膏腴之所在。在宋明时期经济发达,社会兴旺。可是到了近代,随着东南沿海逐渐兴起,且铁路大动脉的错过,历史上辉煌的江西开始落寞和落后。到了1949年,即使是南昌,也与东部产生了巨大的差距。

正是在这个时候,老师来到江西。现在回顾他刚来江西,幽默的用了“可怜”这个词语形容当时的环境。由于条件艰苦,国立中正大学被分成了数个分散很远的校区,而且规模极小,校舍质量极差。与国立中央大学不可同日而语。就在这样,邓老不顾物质条件的极度困难,开始了他的工作,作为当时生物系为数不多的老师,他一边寻找合适的老师,一边努力培养生物科学的好苗子。制定教案靠他,协调教务靠他,甚至寻找标本也靠他。现在陈列在南昌大学博物馆的巨型中华鲟就是邓老在菜市场亲自找到并且运回的。在艰苦的岁月中,他凭着扎实的功底、深厚的学养,从副教授升到教授。

1953年,由于院系调整,国立南昌大学被分解到了好几个学校之中,生物系被分配到江西师范学院。在这里,宗觉先生继续他的研究工作。1958年省委决定成立江西大学,江西师范学院生物系又回归到了江西大学的怀抱之中。在这段期间,生物系不断发展,不断进步,逐渐壮大,这与邓老的呕心沥血是分不开的。胡先骕先生也一直以此为傲,直到晚年,他都一直认可江西大学生物系,认为它继承了自己当年的国立中正大学生物系的衣钵。这时,邓老师已由一个青年学子步入中年了。                

50岁这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了。在那场震惊中外的运动中,邓老师被错误的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就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他还不顾个人安危,通过各种渠道,将生物系的教学资料和动植物标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这使得复校后,生物系很快进入了正轨。至今都是南昌大学在全国的重点发展科目。在回忆着一段历史的时候,邓老师基本上没有做任何的思考,思路清晰敏捷。他语速平淡和缓,却能很明显的听出期间的自豪与激动。

 

江西大学庆祝邓宗觉教授执教50周年

文革结束了,老师已经整整60岁了,他的的第二春也来到了。老师将他的目光转向了一直关注的鄱阳湖。鄱阳湖,中国第一大淡水湖,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鸟类保护区。鄱阳湖畔鸟天堂,鹬鹳低飞鹤鹭翔;野鸭寻鱼鸥击水,丛丛芦苇雁鹄藏。每年秋末冬初,有成千上万只候鸟,从俄罗斯西伯利亚蒙古日本朝鲜以及中国东北、西北等地来此越冬。如今,保护区内鸟类有300多种,近百万只,其中白鹤等珍禽50多种。鄱阳湖被称为白鹤世界珍禽王国。这不仅江西的宝藏,更是中国乃至世界的宝藏。把它的生态生物研究好,是一件对环境、对人类都大有裨益的事情。于是,年过花甲的老师又投入到了忘我的工作中去了。他抓紧已经耽误了的时间,搞调查,取样本,带学生,忙碌是他那段生活最好的写照。40年前,先生胡先骕筚路蓝缕,探讨庐山植物,40年后,学生邓宗觉披荆斩棘,研究鄱阳动物。沿着先师的足迹,为江西的动物学研究作出了开创性贡献。

除了单纯学术的研究,老师更专注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他在江西婺源荷包红鲤、万安玻璃红鲤、兴国红鲤的提纯选育工作中获得成果。为了表彰邓老的功绩,1983年,68岁的邓老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时离他来到江西已经整整35年了。

 对于邓老来说: 这些激情燃烧的岁月跌宕起伏,但这只是邓老与江西结缘的上半页。邓老接着目睹的,远远要比要比过去令人高兴喜悦的。他更是是新中国66年教育的见证者和亲历者。

1993年。江西大学与江西工业大学合并,南昌大学成立。1997年,南昌大学成为211工程的重点建设大学。此时的邓老师已经年愈八旬了。新世纪指教,又传来了南昌大学前湖校区破土动工的好消息,87岁的邓宗觉先生参加了动工仪式,此时的他已经是南昌大学的终身教授了。60年前,他的导师秉志先生就是国立中正大学的名誉教授,岁月悠悠,秉老早已作古,邓老师则也已年值耄耋。可是,幸运的是,邓老看到了南昌大学的新的辉煌。时隔十年,2015年江西省政府通过了《南昌大学综合试点改革》方案。一个新的纪元打开了。

66年前,他来到这片热土。他见证了这一段激情燃烧的历史,同时他自己也成为这段激情燃烧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条复兴之路上,每一代中国人像邓老为国家,为社会付出了毕生的努力,才使我们的国家不断前进,使人民的生活不断提高!

这是邓老的66年,也是南昌大学的66年,更是新中国的66年。

三、百岁赤子,不变的是乡音乡情

今年,邓老已经100岁高龄,他思路清晰,精神抖擞,一点都看不出已经到了期颐之年。与之交谈,还偶尔会来几句南通话。

   而这几句南通话,就是邓老的心里浓浓的家乡情怀。

 

笔者(后中)与邓老合影

与邓老交谈,她总是会回忆当年的家乡故事,回忆家乡的蓝印花布,回忆崇明老白酒和白蒲茶干,回忆当年南通中学的点点滴滴。这些穿越80年的记忆,回想起来,令人动容。

从南昌到南通,其实交通是不便的。即使在高铁飞机发达的今天,最快至少也要6个小时时间,而且还需要转车。而前几年,则需要10几个小时。邓老才到江西那会儿,回家还要坐船,是以天为时间单位的。

即使在这个情况下,老师依旧会选择回家看看。他清楚地回忆到60年前回家,陪伴年近九旬的老母登狼山的情景。往事依依,时光如水,那种记忆在邓老心中依然像昨天一样。后来,邓老年纪大了,他依然会在家人的陪伴下回到南通,回到他记忆中的地方,看看走走,他为南通的变化骄傲,也为母校的发展自豪。

邓老虽然学了一辈子理科,却对传统文化情有独钟,更十分关心现在人文素养的发展。这就是南通中学当年中学西学并重的结果。那时候,南通中学既有一批谙熟理科的专家,也有一群熟读金石的大儒。这种熏陶,使得邓老虽然是一个理科的专家,却对人文学科却有着很强烈的兴趣。“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虽然是已经很大年纪,但是邓老对于《四书章句集注》中的话信手拈来,这体现了他很深的国学素养。他讲,习近平总书记在教师节访问北师大,鼓励青年学子多学古诗,多了解传统文化。邓老对此十分的拥护。“伴随着中国的富强,国家将越来也重视人文科学,发展人文科学”。或许,这就是张啬公“诚于做人,恒于学问”的最好注解。

对于比自己小80岁的青年学子,邓老动情的表示:“我希望你们青年人多读一点书,多做一点实在的学问。”邓老不希望青年学子过于浮躁、急功近利,而是真正将自己沉入书本中、沉入知识中,静下心来做点实实在在的学问。“踏踏实实干点实事”邓老用略带口音,大声说道。或许他是,就是他77年从教经历的最好总结。

“满目青山夕照明,长征接力有来人。”这是叶剑英元帅对于自己晚年所写的诗句。这首诗同样也适用于邓老。百岁学人经历的不仅仅是学校的风风雨雨,见证的,更是我们国家高等教育的辉煌。现在的邓老正如他家楼下的香樟树郁郁葱葱,即使在高龄,也保持着一颗年轻的心态。在这里,祝愿无数个像邓老一样南通中学老校友,能够晚年幸福,身体健康!

 

  

[打印] [关闭窗口]
上一篇:博物学教员、近代著名画家陈师曾先生[ 01-14 ]
下一篇:没有了!
lmleftbottomlmrightbottom
bottomb
©2012-2013 江苏省南通中学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中学堂街9号 电话:0513-85119611
邮编:226001 Email:ntzxtzrbj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