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投稿信箱        
 
 
menub
   
 
最近更新
班级之窗
校友报刊
题词贺信
编读互动
 
 
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南通中学>> 通中人>> 群星璀璨>> 江海英烈
面向刀丛仍从容
添加日期:2016年04月19日 作者:顾林曜 来源:《面向刀丛仍从容》 点击数: 繁體中文

 

面向刀丛仍从容

顾林曜

 

 

顾迅逸烈士

父亲顾迅逸烈士, 1937年参加“战时青年救亡宣传团”,他是戏剧组的负责人。1938年参加梁灵光领导下的“苏北敌占区救亡工作团”,1942年春起,同党有联系,从事向新四军输送情报和药品的地下工作,又参加了地下党特派员马世和领导下、由城工委宣传科长曹从坡直接负责的文化战线上的战斗,这是他地下工作的第二条线。解放战争前夜,按地下党的布置,他带领以青年剧艺社为骨干的文艺协会会员和南通广大进步青年与学生,与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镇压人民民主、特务横行的罪恶作殊死搏斗,是“三一八”斗争的行动总指挥、公开的群众领袖,首当其冲被捕牺牲。

 少年时读到革命烈士诗抄上“民族,苦难的亲娘,为你五千年的高龄,已经屈死了无数英烈,为你亿万年的伟业,还要捐弃多少忠良”的诗句,联想到父亲在南通“三一八”惨案中为国捐躯,就有一种悲壮的情怀升起。历史总是带着血痕的,且挥洒热血的志士往往大都时值青年.他们本可以过普通人的生活以尽天年,可是他们却决然选择了另一种活法,生命如同一道闪电,在阴霾的大地上空划过。由此我想起鲁迅先生说过的话;要知道中国的脊梁,须自己去看地底下。

父亲就长眠在地底下,在故乡烈士陵园庄严的石碑下。父亲牺牲那年,我出生刚8个月。

 父亲顾迅逸,又名顾永愭,1919113日出生于南通书香世家。故宫博物院馆藏顾氏家谱记载,明朝嘉靖年间,倭寇肆虐东南沿海,顾家从昆山迁到南通的先祖顾业经投笔从戎、举兵抗倭,追击战中身中十八刀壮烈殉国,通州志有载、彪柄青史。顾氏门中,又有牺牲在解放战争中的区委书记顾永慈(顾毅)烈士和志愿军烈士、共产党员顾林坤,与顾迅逸、郑英年烈士一样,都无愧为民族英雄顾业经的传人、江海优秀儿女。

 父亲自幼聪颖过人、博闻强记能文善诗,在通中就读时就演讲夺魁彰显才华,擅长演艺有强烈的正义感。他为人宽厚和善,特富同情心。但他嫉恶如仇,信仰坚实,竟至有舍生取义的精神。母亲生前常对我说:“你不如你父亲。”知夫莫若妻,知子莫若母。我敬仰父亲的大勇,我叹服母亲的大德。

1937年九·一八事变后父亲与通中的同学们一道为赈济东北难胞,义演募捐。为了投身抗战的洪流,满腔热血的他,抗战初期就参加南通城“战时青年救亡团”,是戏剧组的负责人。1938年南通沦陷后他与林劲秋、杜诺、许毅、陶应衍等,投身梁灵光领导下的“苏北敌占区救亡工作团”的艰苦危险的抗日斗争,他的公开身份是民办武陵小学(即后西街小学)的校长,夜间出版油印刊物,组织读书会,由乡间输入党的进步书报。不少的秘密联络方法、组织学习方法就是他提出来的。后因领导人遭人告密被捕,父亲与陶应衍作了转移,1940入读上海沪江大学法学院。正值中华民族灾难深重的时期,在沪做学子的他,就在黄浦江畔写下不少如《上海码头工人》这样为穷苦劳工呐喊的文章。

1942顾迅逸辗转去苏北抗日根据地,受时任南通县委书记、新四军东南警卫团政委顾尔钥的委派,回南通城开展情报工作。顾尔钥即派新四军三旅敌工部长胡之进城,通过曹从坡与父亲接上了联系,而后情报与医药品则是通过新四军交通员、菜农黄莲子传送到十里坊新四军驻地,有重要事时父亲自已就下乡赴根据地。而他在城内的亲密战友,是地下党另一条线上的曹从坡,曹的身份是地下党城工部宣传科长,他受南通地下党特派员马世和的直接领导与指示,当时已潜伏在敌伪苏北清乡公署政工团任督导股长,父亲顺此也打入了敌伪清乡公署政工团。历任南通市副市长,以后在南通医学院任党委书记的曹从坡同志,在其回忆文章中写到(见党史办编《曹从坡纪念文集》),1944年他回根据地前,按照地下党对沦陷区文化宣传阵地控制的需要,向上级推荐顾迅逸主编敌伪《江北日报》的副刊及后的《北极》杂志,集聚起一批进步的文化人章品镇、沙白、严格(即辛丰年、严顺晞) 、顾尔镡、丁芒、郑注岩(即地下党员郑延年,郑英年烈士的二哥,新四军老战士,解放军炮兵政治部中校)、余呈(市建委主任)、邱丰等,发表文章与诗歌、木刻作品,其中就有地下党领导人马世和写的类似高尔基《海燕》的诗歌,父亲则用西田等笔名发表许多作品,与林克同志亦常有来往。马世和一直很重视运用文艺武器,发动群众展开对敌斗争,南通青年剧艺社正是在她的指示下发起的,上演过《雷雨》、《夜店》等大量的进步话剧。顾迅逸是主要的组织骨干,在《夜店》中担任主角“金不换”,深受南通市民的喜爱。之后在1946年发起的“三一八”革命斗争中,无论是当年2月至3月的四次文艺晚会(第五次因顾迅逸等已被捕而停),还是“三一八”斗争开始后的请愿游行,青艺社成员们都是进步青年学生的基干力量。曹从坡在文章中还述及,他“回根据地后到四地委去,经顾尔钥任县委书记的南通县委的四安驻地时,见到我父亲正与顾尔钥在谈话,接收新的任务,顾迅逸对他(曹)说,希望他能回城,一起搞地下工作。”(见党史办编《曹从坡纪念文集》)

为了揭露国民党当局的伪造民意阴谋,并表达南通人民要求和平民主、反对独裁专制的强烈愿望,地下党派遣城工委副书记王敏之同志入城,决定临时成立合法的团体文艺协会,并安排社会名流参加进来,发动青年学生、市民举行游行,和向执行小组递交公开信的请愿活动。

于是作为“青年剧艺社”主要负责人和文协主要理事的父亲,迅即站在了斗争的前列。1946317日,按地下党指示成立的南通文艺协会成立大会上,父亲报告了文协筹备的经过,宣读了他与钱健吾烈士起草的《南通文艺协会致军事调处执行小组一封公开信》,一致通过。“三一八”革命斗争的行动指挥部,就在城中义巷顾迅逸烈士故居内,317日夜晚,顾宅灯火通明,大门敞开,人们进进出出,第二天请愿游行用的请愿书、印传单、赶做横幅与标语……。顾家的古宅深院一直是进步青年们集聚的场所,唱起了“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扭起了解放区的秧歌……第二天,父亲带领的青艺剧社和应时成立的文艺协会会员为基干的全市青年学生、店员们走上街头,冲破了刺刀、机枪和铁丝网的层层阻拦来到执行小组所在的桃之华旅馆,派代表递交了公开信和茶会邀请函。当队伍傍晚游行到南城门闹市口时,他登高一呼,站在台基上发表了那次震撼人心的演讲,行人驻足拥塞通道,走下城楼时他已哑不成声。父亲与共产党员钱健吾烈士合写了《迎接民主胜利歌》:

不怕冲锋枪,不怕铁丝网,

我们迎接民主的胜利,

暴力在我们面前低头,

强权在我们面前颤抖……

父亲作词的另一首被国民党七十一军政治部干涉演出的《夜店纪念歌》也广为传颂:

听一支人类伟大的歌曲吧!

强壮的旋律的洪流,

要冲平这旧社会的堡垒!

它暴露那榨取的罗网,

和诉说着贫穷的来源……

父亲319日又组织了南通青年与新华社记者樊发源和吴青在女师的座谈会, 与解放区亲人的会见,更鼓舞和坚定了青年们的斗志,但同时中、军统,三青团特务混在会场里外监视。

 320日上午,国民党当局也纠集三青团、还乡团等,伪造民意“请愿”,矛头对着执行小组的中共代表,还强迫中学生参加。父亲获此消息,立刻带着孙平天、季天泽、戴西青、郑英年等青艺社员赶过去,高呼反对伪造民意!惩治汉奸!去消特务机关!粉碎了敌人伪造民意的图谋,再令反动当局咬牙切齿,在执行小组尚未离开南通时,就迫不及待举起了屠刀。

 从抗战时期的秘密地下战线起,到解放战争前夜民主斗争的前沿阵地,父亲始终表现勇敢坚定、宁死不退。尤其是曹的文章中说到的“当镇压的风声已起”时,顾尔钥带信给我父亲,要他撤向解放区,他却说,“执行小组还在南通,斗争还在继续,这个时候我不能离开”。临危不惧、从容面对敌人已举起的屠刀,他是有充分思想准备的,甚至连后事也作了交待,对我母亲说,“有了儿子我已死而无憾了,如果我出了事,家中还有些房屋,你们母子可以靠此生活。”

 “三一八”革命斗争中牺牲的八位烈士之所以能秉大义而视死如归,其动因与地下党和解放区的激励密不可分,是显而易见的。曹从坡同志在《怀顾迅逸》一文中作了这样的评定:“三一八”以前的民主运动里,八烈士中的五个,或曾去来于乡郊(解放区),或曾与城外通书信,是解放区激励了他们。另外三个,也曾接受了顾迅逸、钱健吾的影响。”“我很想为顾迅逸写传,不是由于是朋友而想写,是因为在‘三一八’斗争中和以前的斗争中,他是重要的群众领袖,功不可没。但是现在不写,写,就要写好,正如对于马世和同志一样。”“这是一个从小聪颖过人的青年,这一个以革命的道义与朋友相处,热忱地帮助了一些人进步,机智地从事于民主运动的人。”

龙华革命烈士诗抄中有云:“墙外桃花墙里血,一般鲜艳一般红”。1946323日夜,父亲和三舅郑英年、孙日新被特务密捕,就义前被关押在西寺,刑讯室中父亲怒斥敌特暴行,特务将石灰呛进他的咽喉,一腔鲜血喷溅墙面。24日英勇就义。

如今的西寺修缮一新,凭谁忆,满园杜鹃带血痕?

八位先烈为国捐躯的大江之上,如今百舸争流,一桥飞越天堑,何曾想,壮志已酬在今朝!

父亲走过的人生路,很短,27载。然而留存青史的,很长,是千秋。

原载《面向刀丛仍从容》(20162月)

 

 

[打印] [关闭窗口]
上一篇:以我热血荐轩辕——王璀(璨)烈士传略[ 04-10 ]
下一篇:顾迅逸烈士夫人郑瑶年遗稿摘录[ 04-21 ]
lmleftbottomlmrightbottom
bottomb
©2012-2013 江苏省南通中学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中学堂街9号 电话:0513-85119611
邮编:226001 Email:ntzxtzrbjb@163.com